潢川县周新兵投案自首材料

向下

潢川县周新兵投案自首材料

帖子  感恩有你 于 周二 三月 06, 2018 12:26 pm

我叫周新兵,男,1974年出生,有胞弟周新海、胞妹周冬梅。家住潢川县定城办事处先锋村旱湖坎村民组。1996年因聚众斗殴、故意伤害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2005年因非法持有枪支被劳教一年;2009年因犯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后以58万元取保候审。

我自首的原因如下:
1.我是潢川县继谢文胜、胡天好之后最有实力的社会大哥,我及我的小弟们自首伏法后才能彻底净化潢川的治安环境、投资环境、经济运营环境、政治生态环境;
2.铲除周新兵黑恶势力集团是潢川县人民政府坚决执行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扫黑除恶”相关部署及这一人民战争的决定性胜利的必经之路;
3.周新兵黑恶势力集团严重影响潢川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人民幸福感,其幕后化、隐蔽化、企业化、寻找政治支撑等新型的黑社会运作方式已深入到潢川经济发展的方方面面,潢川多条主干道路、土地拆迁、农贸市场、倒卖国有土地、侵占农田进行小产权建设、危房改造、沿河治理、建筑用材料、餐饮娱乐、地方选举等等无不被这一黑恶势力集团不同程度的控制;
4.周新兵黑恶势力集团目前的反侦察能力极强,铲除周新兵黑恶势力集团的过程中才能真正的挖出幕后的保护伞,打掉潢川台前“人民公仆”,实质是最大的黑恶势力智囊及利益关联者。
一、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
  周新兵手下兄弟众多,这里只说几个在潢川臭名昭著的吧。
  1.刘行伟(此人为周新兵道上喝血酒的兄弟,被称为“兵哥的敢死队”、“兵哥的心腹”),又名“宏伟”。刘行伟团伙在潢川县无法无天,称霸欺压残害群众,罪行累累。公开数据显示:
  (1)2002年5月5日晚,刘行伟团伙孙浩、周顺林在潢川一歌厅消费时,与另一拨消费者发生口角,将一名男青年扎成重伤后。刘行伟仍挥刀刺向气息奄奄的男青年,将其当场杀死。2003年北京警方动用100多人警力实施代号为“追捕”的行动,在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四倾三村一赌博窝点,从参赌的数十名赌徒中抓获了公安部通缉的以上3人。消息来源:新华网,新闻标题《北京百名警察赌场围捕杀人犯包围15平方米小屋》
  (2)2009年3月16日,刘行伟团伙持刀窜至银庄酒廊三楼将工程老板卢明砍伤。
  (3)2011年7月14日,刘行伟团伙将潢川县城关镇开发商叶金辈及妻子毕玉梅、女儿叶婷婷三人打伤。
  (4)2016年11月26日夜晚8点半左右,刘行伟为首的黑社会团伙统一着装,统一蒙面,用车跟踪,进行蹲点,将徐百林,头面部及双侧小腿、左侧膝前刀砍伤,双侧胫骨不全骨折伴右侧胫骨金属异物残留,左侧前臂、右侧肩背部及左侧腰部软组织伤,左侧膝关节髌韧带部分断裂。遭徐百林实名举报,媒体报道后社会反响强烈,引起信阳公安局和潢川县公安局的高度重视,已将刘行为等四个凶手缉拿归案。
  这四起案件在潢川县公安机关有案可查的,还有很多被害人因害怕刘行伟团伙而放弃报警。在已经公开的判决书中刘行伟明确表态过背后的老板是潢川县黑社会大哥周新兵(“兵哥”)。
  2.戚东升(此人为周新兵道上喝血酒的兄弟,对“兵哥”言听计从,在潢川早已家喻户晓,外号“二哥”,周新兵为“大哥”);
  3.李京阳(潢川县黄寺岗人,以黑恶势力著称的本地开发商,开发过七中转盘附近的金润小区、交通局院内“运政花园”、弋阳路京汇广场等干)。
  4.陈宝生(外号宝生)、马伟生(又名马万贵,外号“马蛋”)等兄弟在潢川均是各区域的霸主。
  兵哥及其手下得力的兄弟多次入狱,劳教释放回到社会后,黑社会思维更加强烈,组织严密,统一行事,手段残忍。近年来这一团伙私藏qiang支,多次致人死亡的案件公开数据显示就有8起:
  (1)2002年5月5日晚,刘行伟团伙孙浩、周顺林在潢川一歌厅消费时,与另一拨消费者发生口角,将一名男青年扎成重伤后。刘行伟仍挥刀刺向气息奄奄的男青年,将其当场杀死。2003年被北京警方动用100多人警力实施代号为“追捕”的行动抓获;
  (2)2006年4月份,违法开设赌场期间,在潢川黄岗乡桥梁村治安主任杨建峰家,手下小弟朱建成(绰号“大老朱”)和崔小庆发生口角,朱遂拿出匕首将崔小庆当场捅死;
  (3)手下小弟余海军两会期间,在潢川航空路九通楼下(原狮子楼)用***手qiang当场打死县人大代表;
  (4)手下小弟(绰号“喜字”)在原华英地标楼下残忍打死王杰
  (5)手下小弟(绰号“老力”)在航空路和跃进路附近坐三轮时,与人发生争执,将人残忍打死;
  (6)1998年马斌因非法持有qiang支,重伤,聚众斗殴,持qiang杀人被公安机关通缉,1999年10月23号被潢川县警方在淮滨县抓获。
  (7)2000年潢川法院对马斌以非法持有qiang支罪,伤害罪判有期徒刑8年;
  (8)2005年老大周新兵因非法持有qiang支被劳教一年;
  二、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
  (1)早期,周新兵团伙的经济来源为强行占领沙场后,强买强卖河沙。小潢河河沙资源丰富,下游周新兵团伙强行占领八里、九里一带所有沙场,让其胞弟周新海经营,目前仍然在其控制之下,已经营二十多年。上游卜塔集一带被周新兵下面的小弟实质控制。很长一段时间,在潢川,河沙的价格涨跌就是周新兵团伙说了算。目前八里、九里一带的沙场周新海委托其干儿子和杨忍管理,但背后有周新兵这一黑恶势力做强大的后盾保障。
  (2)早期,这一黑社会团伙的又一重大经济来源主要靠开设赌场。县城、城关周边、沙河店、黄冈、谈店、来龙、隆古等都是其开设赌场的重要据点。邀请社会上经济条件优越的人士参赌,组织严密,赌场周围小弟都携带砍刀放风,赌博现场,分层两至三派,输赢都在团伙内部,变相洗劫社会有钱人。如果多次邀请社会有钱人,你不配合,这一团伙将设局跟踪,多次光天化日之下,无故殴打、砍伤这些不配合的有合法经济来源的地方老板。
  (3)2000年左右,与信阳市人大代表王成贵(身份证号413024196302161318)合作,利用自己的黑恶势力侵占潢川县定城办事处方店村500多亩土地,现已多处烂尾楼。王成贵是这一黑恶势力支持当上市人大代表的典型案例,并多次受牢狱之灾。
  (4)以“新农村建设”之名,别出心裁策划了“置换”手段掩耳盗铃圈走土地,发展了“圈地运动”无所不及的功能。廉价地取得土地使用权,规避国家税费中饱私囊,大量耕地流失,农民失去了生存依靠。侵占潢川县定城办事处先锋村共计300多亩耕地,全部建成楼房作商品房出售,谋取暴利约1亿元,偷逃国家税款6000万元。这一项目是这一黑恶势力集团近年来最典型的以商养黑,且定城办事处多人参与,官黑结合的典型案例,潢川建筑界无人不晓。
  (5)周新兵团伙拥有的车辆价值3000万元以上。
  其头目“兵哥”拥有一辆250多万元的林肯越野(车牌号豫A.M6116),在潢川从来不上牌,路上横冲直撞,年城关的小学生都知道是“兵哥的车”,一辆路虎揽胜、一辆路虎极光、一辆丰田顶配工具车。“兵哥”胞弟周新海拥有一辆220多万元的林肯越野(车牌号豫A.V2R11)、一辆顶配的奥迪Q7(车牌号豫S.71111)。
  王成贵拥有两辆高级轿车,一辆200多万元的加长林肯(豫S·P5555),一辆200多万元的奔驰GL450(豫A.8V555)。刘行伟拥有一辆价值180万元的顶配路虎揽胜,戚东升、陈宝生、马伟生、易新林等等都是潢川牌照最好的宝马、奔驰、路虎、林肯、奥迪等品牌车的拥有者。每逢团伙内部红白喜事,特别是周家红白喜事,这些车辆悉数到场,在街上横冲直撞,连执勤交警都让他三分,社会影响恶劣。
  (6)周新兵本人并无合法的正当收入,但名下的房产及豪车足以证明这个不劳而获的大哥非法所得数额惊人。
  其在海南、郑州、潢川均拥有豪华别墅,据先锋新农村一装修队透露,周新兵在先锋新农村,下面的小弟威逼施工队在一顶楼上装有1000多平方的浴池,600多平方的私人客厅。
  (7)非法所得用以自己和家人开销,同时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以黑养黑。下面小弟为其卖命效力的,若出了事情,均由老大周新兵安排亲信去处理,如果被判刑了,其家人均会得到部分经济支柱。出狱后,便将这些两劳释放人员安排到工地,强行攫取其他股东的合法利益,手下不同层级的小弟近500人,这便是这一黑恶势力团伙得以长盛不衰的秘密,在潢川圈内人无人不知。
  三、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
  (1)2012年-2014年,王成贵、胡海龙、易新林三人在开发春申新型社区时,因强行征用农民的耕地,老百姓联合抵制,最后通过王成贵(周新海的老契)引荐,借用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威胁加利益诱惑当地百姓和派出所工作人员,将国家红线内的农地变为小产权房的建设用地。因违规征用基本农田后形成烂尾楼,老百姓多次上访,良田一去不复返。潢川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仇登峰、潢川县政协主席刘太学、春申街道办事处主任李莉、春申办事处徐志刚和林祖金等被纪委调查并被移送到司法机关一案。再次迁出“周新兵黑恶势力在潢川的威慑力”。
  迫于压力并考虑家人和自己的人身安全,开发商王成贵和易新林被纪委调查期间,只交代了以上官员,对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丝毫不敢透露。
据开发商王成贵、胡海龙、易新林三人在不同场合透露:前期他们三人征地困难,眼看投的钱打水漂,只好借助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强行征地,周新兵安排自己胞弟周新海带小弟出面,威胁当地村名,利益诱惑官员,快速扫平征地拆迁障碍。事后春申新型社区开发商王成贵以60套住宅相赠兵哥作为酬谢,价值两千万元,因三个股东意见不合,很多细节被传出,这在潢川县小产权开发的内部圈子中无人不晓。这为其事后邀请王成贵(周新海的老气)一道威胁浩华集团强行进入先锋新型社区再次加码。
就在2017年8月许多老党员和正义之士向省巡视组举报反应后,王成贵再次被市纪委带走调查,表面上看是在单一深入调查方店和春申新农村项目,实际则是深入的调查先锋和沿河三期项目,王成贵代言,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和定城廖金城书记的***。廖书记安插不同的代言人巩固自己的经济利益,定城办事处为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掠夺财富一路开绿灯,并利用行政手段打压竞争对手。
  (2)2015年,潢川县城市公用事业服务中心牵头,在九里建设污水地下管网时,浩华市政中标后,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威胁浩华市政企业负责人,强行进入,让外号“老九”的负责并实质控制;
  (3)原黄湖宾馆为信阳地区典型的“红色文化遗产”,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多次插手将其买断,未经规划建设部门同意,私自改造,记者调查时,周边摆摊人反应目前处于危楼状态。
  (4)2015年,旱湖路工程(车站连接三环路),胡天好未判刑之前,胡天好和周新兵两大势力集团对峙,导致这一全县关注的民生工程修了20年未通。最终在胡天好黑恶势力集团倒下,兰县长出任县主要领导后,多次开会强调“严禁任何黑恶势力插手,一定要把旱湖路打通!”了解这里背景的人,没有任何人敢参与竞争,最终还是落到周新兵团伙控制,周新兵委派自己的远房亲戚宴春国(外号“老宴”)出任旱湖路改造项目项目经理,自己遥控指挥;
  (5)据潢川县市场发展中心在东方红农贸市场常遭到辱骂的人透露:利用手下小弟插手,威胁恐吓草湖北苑开发商,安排亲信由胞妹周冬梅代言实质控制并自己销售农贸市场资产,强行占领草湖北苑社区里面的东方红农贸市场,由其亲戚管理。其亲戚飞扬跋扈,并强行代替农贸市场管理人员征收市场门前两边主路的管理费,多人向潢川县市场管理中心举报投诉,市场管理中心仔细了解后,也只好避让三分,特别是被派到现场的管理人员,更是形同虚设,还常遭到辱骂。
  (6)插手潢川县织染厂,地宗号G(2014)009地块的拍卖。周新兵幕后威胁加经济利益诱骗国土资源局和织染厂部分知情人士,基于此宗地块4500万元的报名价,提前得知4600万元的中标底价,颐指手下小弟借来的开发资质做相关投标手续,威胁其他投标单位并以每家100万元的封口费恶意串标,并以巧合的4600万元的超低价中标,严重违反土地拍卖规定,给织染厂所有因破产下岗的职工带来极大心理创伤,并给国家造成了极大的损失。招到织染厂全体下岗职工的联名举报,潢川县纪委介入调查。
  事后,“兵哥”觉得不妙,将这一项目交给手下小弟李京阳以河南京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名义开发,“兵哥”向李京阳一次性收取500万元作为保护费,李京阳敢怒而不敢言。目前项目名称叫弋阳京汇广场。
  (7)2016年岁末年终一起实名举报刘行为的案件,再次迁出这一黑恶势力团伙。潢川县徐百林身份证:413024197204050715,向信阳市公安局实名控诉刘行伟恶势力团伙。
  这一案件的幕后控制人实际就是“兵哥”,为此,事后刘行为还买了一辆加长顶配的林肯越野车赠送给大哥周新兵。但举报人徐百林深知这一黑恶势力的手段凶残,只是隐晦的举报了“兵哥”。
  (8)插手豫南商会在潢川的“豫商.万象汇”项目土地征迁。据商会内部知情人士向记者举报。2014年3月至2016年6月,豫南国际商城项目征地因受周新兵恶势力团伙插手,工程一直无实质进展。县长兰恩民多次召开协调会指出,豫南国际商城项目工程是承诺工程、形象工程、牵引工程、品牌工程,早日建成会产生巨大的经济及社会效益,有利于吸引更有实力的商会团体来潢川投资,对我县今后的招商引资将产生积极的影响。在具体的征地过程中,要以法律政策为准绳,坚持当地党委政府主导,村委会积极配合,齐心协力做好工作,严禁任何黑恶势力插手征地。
  可事实上,定城办事处和沟北村委会面对全县关注的紧迫政治任务和盘踞这里的“周新兵黑恶势力”,也是无语啦。事后,豫南商会只好妥协:“豫商.万象汇”项目所有的附属工程交给“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周新兵因自己胞弟和妹妹正忙于先锋新型社区,再次委派心腹刘行伟负责,刘行为道上事物繁多加上自己名声太大,以自己的表弟谭建忠(外号“老忠”)的名义与“豫商.万象汇”签订了《所有附属工程承包协议》,刘行伟还安排了3个两劳释放人员辅助谭建忠处理日常杂事。
  最终这一项目的征地才算摆平。开发商多次在和其他商会的交流中抱怨“潢川太黑,政府引进外商,黑恶势力打成内伤”,严重危害了政府形象,损害了人民利益。
(9)潢川106国道主城区改道穿过小潢河的特大桥工程,项目招投标期间,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威胁加买断其他所有参与竞标的企业,暗箱操作强行进入并以30万元/家的封口费。利用其掌控的黑恶势力的威慑力威胁其他投标单位,迫使其他投标方被迫配合,在G106相关的招投标中引起轩然大波,利用其儿女亲家雷国建借北京鑫旺路桥建设有限公司资质中标,后来因舆论压力,周新兵利用黑恶势力的影响力以600万元的高价转给隆古陈学虎。
  (10)经济实体做掩护,以成立公司的形式(潢川县尘缘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河南省京腾房地产有限公司、河南京鹏房地产有限公司、潢川县宇帆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利用手上的黑恶势力做后盾,利用暴力、胁迫等手段与正规企业产生不正当竞争,利用物业隐蔽的欺压、鱼肉群众。
  四、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1)潢川县以“新农村建设”之名所建楼房,无需报建、无需规划,建筑监管部门自然未进行检验。“开发商”为降低建筑成本,是否偷工减料不可知之。可想而知:几百万建筑平米的楼房未经检验流入市场,大量群众住进未经检验的楼房,遇到地震等自然灾害时,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将受到怎样地威胁?违法的不动产又将引发多少民间矛盾?
  (2)潢川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仇登峰、潢川县政协主席刘太学、春申街道办事处主任李莉、春申办事处徐志刚、春申办事处林祖金等被纪委调查并被移送到司法机关与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有直接关系。特别是在春申办事处任职和工作过的同志,大都遭到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的威胁或利益诱惑。北城派出所在涉及到这一黑恶势力的事情处理上,一向庇护、偏袒,老百姓说北城派出所就是这一团伙的内部派出所。这些在法制社会的今天,导致政府公信力及威望大减。
  (3)在10多年时间里,周兵团伙也曾屡次涉案被查,但每次都能“逢凶化吉”。而每过一道“险关”,其“江湖地位”、影响力更胜从前,连政界、商界、司法界的人也要避让三分。在潢川,很多人都知道周兵是“有大背景、大靠山”的人物。这使得周兵的敛财之路更加畅行无阻,甚至能够左右当地人事安排。对于能带来利益的官员,周兵可以帮忙赚的盆满钵满;对于挡他财路的干部,不择手段予以恐吓威胁。说句良心话,我在潢川也是老公安啦,也了解他们这帮人的所作所为,可每次都有人替周兵说话,我们一个基层警察又左右不了大局,只希望他碰上钉子户,直接实名举报他,可是他现在影藏在背后,2016年信阳市公安局陈洪杰局长本来下定决心查他的。当时其儿女亲家雷国建未入狱,加之原来潢川人大主任周海文是周新兵在潢川最大的靠山,二人黑白通吃,是拜把子兄弟。
  (4)许多老党员和正义之士义愤填胸,多次向县委、市委反映情况,被盖与“妨碍潢川经济建设”帽子,打回家去。失去土地的农民多次围堵县委县政府大门,巨额国家税收流失,都未唤醒贪婪的、麻木的所谓领导!我们举报这些“开发商”和他们的后台,期望省委政府派来的巡视组确实起到实质的作用,而不流于形式,彻底清查春申新型社区、先锋新型社区和定城办事处个别领导有什么样的利益关系,批了这么多良田成为个人敛财的私人地皮?是谁给的权利?就在2017年8月,王成贵再次被市纪委带走调查,表面上看是在单一深入调查方店和春申新农村项目,实际则是深入的调查先锋和沿河三期项目,王成贵代言,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和定城廖书记的***。廖书记安插不同的代言人巩固自己的经济利益,定城办事处为周新兵黑恶势力团伙掠夺财富一路开绿灯,并利用行政手段打压竞争对手。
  (5)自周海文调离潢川,周新兵的靠山彻底瓦解,恰逢十九大召开,各种举报材料充斥网络,公安机关深入调查,都是想营造舆论氛围一举彻底挖掉这个黑社会组织。
  (6)潢川恒泰商砼有限公司成立初期利用周新兵黑恶势力在当地的影响力,强行占有优质农田,多人抵抗被这一黑恶势力团伙暴力殴打!事态平息后,周新兵得到200万元的股东身份。
  (7)潢踅路和铁路桥交叉口靠棺材湖旁边建设的砂浆拌和站,这一区域灌溉十分便捷,旱涝保守,G106改道到这里,粮食运输会更加方便,为什么会占用我们祖祖辈辈留下的良田会被强行征用?我们郊区农民没有工作,就靠棺材湖旁边仅有的一点点土地维持生活,前期以王成贵名义征用,被我们联合强行抵制,后来才知道沟北的周兵是幕后操作人,早期沟北混凝土搅拌站,好多人都领教过周新兵黑恶团伙势力的厉害,只好屈服,敢怒不敢言。可怜现在都被周兵黑恶势力强行霸占,私买私卖用于建砂浆站,耕地被占后我们一无所有。借这个机会,我们老百姓也反应下,请求政府关注,不公示就强行霸占,谁在为他撑腰?目前已基本建成
  (8)在潢川县以“新农村建设”所取得的每亩地价仅44400元,且不需交一分现金,无需缴税、无需挂牌、无需规划、无需报建,上述3000亩土地按容积率300万建筑平米,按每平米600元税费计算,仅国家税收流失18个亿!!
  (9)近些年,这一团伙的赌场功能又呈现新的趋势。(a)周新兵组织的赌场主要是豪赌送金,变相的利益输送给这一团伙承揽的各项建设项目的主要领导。(b)小弟组织的赌场主要借助专业的赌博器具,赢取承包这一团伙所承揽的各项工程的施工队老板,用以强行冲抵工程款。多个施工队老板因赌博输的是亲戚的钱,不敢归家。
(10)周新兵有个儿女亲家外号“雷建”(兵哥媳妇的爸爸),全名雷国建,北京凯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法人。北京潢川商会副会长,因其在北京关系网较多,周新兵借用其经济实力和人脉资源,多次摆平潢川政界和商界涉及自己涉黑的举报和各种投标纠纷。利用当兵时的战友资源,加之后来经济实力大增。在北京关系网较多,周新兵借用其经济实力和人脉资源,多次摆平潢川政界和商界涉及自己涉黑的举报和各种投标纠纷。2017年3月,雷国建因在北京非法持有枪支和重大经济犯罪,成为建国后北京顺义区非法集中持有枪支最多的个人,经北京警方侦破,被定义为黑社会组织。周新兵也因潢川多人举报,一度导致周新兵外逃躲避风声。社会的主流名义本想挖掉这个黑社会组织的,但周新兵十分谨慎,多次威胁和利诱网上举报的关于自己的当事人,很多人敢怒不敢言!但其儿女亲家雷国建至今未出狱,周新兵一直在利用金钱找人想摆平,同时自己行事更加谨慎。在潢川县周新兵的妹妹在不同场合经常宣扬哥哥的亲家雷国建怎么帮周新兵,同时警告别人哥哥有很多政治资源,这在潢川工程领域内早已是无人不知的秘密。
(11)在定成党工委书记廖金城的支持下,旱湖路周新兵和廖金城都实现了双赢,并且廖金城有些不争气的亲戚在周新兵黑恶势力支撑下,整个定城区的新房装修都被其哥和侄儿完全控制,并遭到多人举报。目前周新兵及廖金城最大的合作在沿河三期,沿河三期多次更换投资主体,其最大的原因在廖金城利益没有得到满足,地方的村支书(最为典型的是先锋胡海龙、周新海)都在其控制之下,并且是其利益代言人,出事后这些人第一时间成为替罪羊,先锋胡海龙(省份证号413024197004050753)就是靠周新兵的黑恶势力与廖金城结合的产物,去年因沿河三期遭到以前投资集团内幕的举报,成为***、猫叔一家典型的牺牲品。
  目前在网上搜索“潢川周新兵”,其涉黑材料举报,充斥各个网站、论坛,信阳市公安局原局长陈洪杰在任期间,明确要求潢川县公安局配合调查,但在地方因各种原因还是受到了庇护。网上的材料不断更新,最高峰时有近50个不同主题的举报材料,足以证明当地人民对这一黑恶势力毒瘤的痛恨。
  通过徐百林对周新兵、刘行伟这一黑恶势力团伙的实名控诉,深究大量事实证实,周新兵纠集戚东升、冯斌、李京阳、陈宝生、马伟生等人,采取暴力、威胁、恐吓等手段,通过打压、排挤竞争对手,强行垄断河砂开采和房地产业,形成了以他为首的重大黑恶团伙,该团伙以工程建设、物业管理的名义,不断开设“公司”,并通过挂靠经营资质,依托其地方的黑恶势力影响力,在非法控制垄断沙场、房地产建设、倒卖土地、市政工程、专业菜市场、非法建设小产权房等的过程中,该团伙先后有组织地实施了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故意伤害、敲诈勒索、非法占用农用地等违法犯罪活动20余起,逐步形成了以黑养商、以黑护商的组织模式。
以上,足可以做出结论:“周新兵恶势力团伙”已经严重涉黑。目前这一黑恶势力头目的幕后化、隐蔽化、公司化罩衣与日俱增,加之其组织结构严密、经济实力不可小觑,多个受害人已经到了敢怒不敢言的程度。
中央下令“扫黑除恶”,这次是潢川县消除这一最大的黑恶势力及幕后保护伞的最好机会,也是对其他欺压百姓的蚊蝇的最好威慑。这个材料已经发至全国扫黑除恶举报信箱:北京市邮政19001号信箱,同时发给了:河南省郑州市金水路9号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有组织犯罪侦查队。我们相信潢川县公安局张晋、法院院长 及检察院检察长 公开对全县人民的承诺。希望更多揭发材料举报至潢川县公安局1226702371@qq.com。 3月1号自首的最后期限已到,,目前周新兵已接到公安机关内贼透露的信息,让周冬梅及周新海到处打探信息,自己却远逃在外转发是对这一黑恶势力集团最好的曝光,正义终将战胜黑恶,扫黑除恶,人民必胜!英明伟大的党必将带领潢川人民取得解放后这一最难攻坚的人民战争的绝对胜利!胜利的枪声已经响彻云霄,周新兵黑恶势力及其他黑恶势力早已吓破胆。

感恩有你

帖子数 : 2077
注册日期 : 17-06-0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